毛驢“下崗”記

2019-10-09  來源:新華網  編輯:路璐

  新華社太原10月7日電 金秋時節,晉北農田里洋溢著收獲的喜悅,一片生機盎然。正在秋收的馬宏義卻因為賣毛驢的事而糾結:賣了吧,行情不好價格低,老伴還有些舍不得;不賣吧,農忙時節,這毛驢也派不上用場,完全就是一頭“閑驢”。“莊戶人家總不能把它當寵物養著呀”。

  年近六旬的馬宏義在東坪村種了一輩子地,也拉扯了一輩子毛驢。“我爺爺的爺爺就開始拉扯毛驢,過去是集體養,包產到戶是家庭養。”老馬說,當時每戶兩頭驢是“標配”,最多的時候全村有兩三百頭。早些年種田、耕地、施肥、拉貨物全靠這小毛驢,離開它啥也干不成。

  東坪村位于山西省大同市云州區,雖人少地多,但由于過去沒有水澆地,只能靠天吃飯,廣種薄收,辛辛苦苦干一年,只夠填飽肚子。這些年,在土地流轉、精準扶貧等政策的推動下,東坪村的老百姓漸漸富裕起來,2018年底實現了整村脫貧。

  曾經是貧困戶的老馬也順利“摘帽”。家里的60多畝土地,大前年流轉出去30畝,每年收入有1萬多元;自己留了20多畝種玉米、谷子;他還入股村集體的合作社,一年下來東拼西湊至少收入3萬元。

  老馬的老伴梁秀榮一邊摸著毛驢一邊說,過去這毛驢就算家里的一口人,照顧得可精細哩!平時把膘養起來,農忙時才能扛得住,它生了病還要請獸醫,有時不高興還要發點“驢脾氣”。

  現在,老馬種地干活不指望毛驢了!腰包漸漸鼓起來的老馬幾年前就陸續購置了四輪拖拉機、旋耕機、鋪膜機……“這些設備大概花了3萬多塊錢,有的還享受了國家優惠補貼。”老馬說。

  “拖拉機一天能耕40多畝地,毛驢耕上兩三畝就累趴下了。”老馬說。

  “現在村里很難見到毛驢!”東坪村支書王美珍說,歷史上毛驢曾是晉北農村勞動的“主力軍”,但隨著農業農村的快速發展,老百姓種地基本實現了機械化、規?;?,毛驢被淘汰也是必然。

  “一年養驢成本得幾千塊,驢不干活的時候也得要人伺候。” 梁秀榮也懂得這個理兒,但一說起賣毛驢,她就止不住地抹眼淚。“和這毛驢處得年長了,它就像我的孩子一樣,特別有感情,一想到把它賣了,我就舍不得。”

  “過去驢多的時候驢販子整天在村里串游,現在驢少了,連續打了幾天電話都找不到人影。”不過老馬堅定地說,“再做做老伴的工作,就是價格再低,我也要把這毛驢處理掉。”(記者武敵、徐偉)

 

 

本網站由長治新聞網版權所有  晉ICP備09004873號  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區可證: 晉B2——20060016  山西省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備案登記證 編號:14103016